大白兔奶糖@seven

《有妻徒刑》

九宴九:

◆混混痞子攻x矜贵医生受


 


◆妻奴攻的崛起之路


 


——正文——


 


锅里的汤咕噜咕噜冒着泡泡,王一博拿勺子舀了一口试了试味道,刚刚好。他极有成就感的摸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发到了朋友圈,并且配了文案——


 


【第一次给媳妇儿炖鸡汤,味道还可以。】


 


一想到要一次性虐那么多单身狗,王一博美滋滋的准备给自家媳妇儿打个电话。可是连续打了四五个,对方还是没有接,王一博皱起眉,骂了一声“操”,他媳妇儿不会又去做手术了吧。


 


在夺命连环call到第十个的时候,电话终于被接通了,对面的小姑娘怯生生的先一步开了口:“那个,肖医生正在手术,您等一会儿再给他打吧。”


 


“开始多久了。”


 


对面想了想,回道:“快要三个小时了。”


 


王一博挂了电话,把保温壶从柜子里找出来洗干净,把汤装好,脸色不好的打算去医院找肖战。从昨天凌晨三点多被主任打电话叫回医院后,现在都是第二天晚上七点了,本来肖战这个点就应该下班了,但是不知道又出来什么事情,居然又进了手术室。


 


他粗略算了算,昨天一个小区发生火灾,肖战最起码做了三台手术,今天要是又有什么突发情况,还不知道肖战那个犟脾气会亲自上阵几次。


 


开车到医院后,王一博又打了一个,还是没人接,他熟门熟路直接去了二楼,往肖战办公室一看,没人,把保温壶放到桌上,他往手术室那边走。


 


手术室外挤了十多个人,男女老少都有,守在门口的小护士看他来了,都快哭了,急急忙忙跑到他身边,“哥,你来了。”


 


王一博看了眼那些人,视线挪到手术室紧闭的大门上,“我媳妇儿呢?这是咋了?”


 


“夫妻俩吵架,车侧翻了,伤者伤的很严重。战哥这已经是第二台手术了,而且伤者是个孕妇,还是……双胞胎。这些人都是伤者家人。”


 


双胞胎?王一博一挑眉,那可够肖战忙活了。


 


“哥,他们一直吵吵闹闹的,刚才战哥出来让他们签病危通知书时,那个男的还差点把战哥推倒了,他一直嚷着要是战哥和宋主任把伤者救不回来,他就废了……战哥。”


 


王一博眉间皱了下,侧头看向还在不停踹门的男人,冷笑了一声,径直走上前,一把揪住那人的衣领,二话不说就一脚踹到男人身上,满脸风雨欲来的狠意,“老子说肖战怎么这么晚不回家,敢情是因为你个孙子让他现在还在手术室里。我告诉你,你老婆要是出了事你就是第一凶手,闹什么闹,医院你家开的?”


 


他本来就是在道上混的,一发起火来一脸戾气,硬是让一群人被他吓得一句话不敢说。


 


王一博坐到一旁,小护士凑到他身边,“哥,战哥从昨天到现在什么也没吃,你待会儿带他回去吧,今天晚上我让我家那位帮他值班。”


 


“他不回去我把他打晕了扛回去。”


 


两个人又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估摸着肖战差不多要出来了,王一博想了想,跟小护士说了一声,他去小食堂给肖战热一下鸡汤。可是他没想到,他就离开十多分钟,他亲亲媳妇儿还给人欺负了。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肖战有些疲倦,看着一群家属,他摘下口罩,鞠了个躬。


 


送来的时候孕妇就不行了,最后咬着牙把第一个孩子生了出来,就咽了气,第二个孩子剖腹产,但是因为没有足月,还没来得及把他们放进保温箱,就断了气。


 


一尸三命。


 


肖战眼眶通红,额头上全是汗水,手还在轻微颤抖,他太累了,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嚷的最凶的那个男人愣了几秒,一把抓住了肖战的衣服,双目猩红,“为什么救不活她?我说了我不要孩子,我只要她,为什么救不活?你不是市医院最好的医生吗?你为什么救不了她!”


 


男人越说越激动,一伸手把肖战往后推,后面是躺着死者的病床,他腰刚好磕在床架上,闷哼了一声,浑身软了底,彻彻底底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王一博来就看到这样的场面,肖战捂着腰坐在地上,脸色苍白,一脸痛色。他吓了一跳,急急忙忙跑过去,半跪在肖战身边,“媳妇儿,媳妇儿?别动,我抱你。”


 


他小心翼翼避开肖战的腰将他横打抱起来,肖战疼的不停的喘着气,一只手汗淋淋的揪住王一博的衣服,看他在暴怒边缘徘徊,对他轻轻摇了摇头,怕他做什么事出格的事情。


 


其实王一博这会儿也没空去管那个男人,他抱着肖战回了办公室。办公室有一张床,是肖战平时夜班时用来休息的。


 


王一博本想把肖战放到床上,可是肖战不肯,趴在他身上紧紧搂着他不撒手。王一博叹了口气,拿他没办法,只好伸手从旁边的小柜子里摸出了药,倒了一点在手上,仔仔细细搓暖了手心,贴在肖战后腰上。


 


可能是实在是太痛了,肖战想躲,王一博皱着眉用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屁股,警告道:“别动。”


 


自知理亏,肖战只能忍着。


 


“从昨天到现在,四台大手术,五台小手术,肖医生,你们科室没人了?次次都要你上阵?”


 


“我说了多少次,你腰不好,记得戴护腰,不听。”


 


“还不吃饭,你胃不疼了?”


 


肖战听他啰里啰嗦的说了一长串,闷声笑了笑,“王一博。”


 


“嗯?叫你老公干什么。”


 


“……你好啰嗦。”


 


王一博被他气笑了,低头咬了咬肖战的下唇,“这件事没完,今天晚上回去我再收拾你。”


 


肖战眨眨眼睛,指了指自己的腰,“你舍得吗?”


 


“我让你在上面。”


 


肖战:……


 


看肖战被揉着腰睡着了,王一博将他放在床上,细心的捻好了被子,低头在自家媳妇儿额头上亲了一口,轻轻从休息室走了出去。


 


本来还是一脸柔情的他,在关上休息室门的那一刻,温柔的深情荡然无存。他是个很记仇的人,他的事情他记仇,肖战的事情他更记仇,他媳妇儿他都不舍得让他疼一下,居然还有人敢动手。


 


王一博挂起个笑容,媳妇儿小憩只有十五分钟,有些事情,十五分钟内解决好。


 


还等着带亲亲媳妇儿回家喝汤呢。


 

评论

热度(1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