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兔奶糖@seven

饮食男男 2.0

阿驴ww:

土味吃播王一博X美食up主赞赞子


 


 




饮食男男1.0点这里看


 


01 博肖反黑联盟


 


C站er们惊奇发现勃子哥风格有了重大变化。


 


比如勃子哥再也不在凌晨录吃播了,吃饭时间固定在中午十二点或者下午六点。如此循规蹈矩的时间,对于网瘾少年勃子哥来说是多么的不同寻常。C站er们奔走相告:夭寿啦!勃子哥按时吃饭啦!


 


比如勃子哥再也不熬夜打游戏了,就算吃鸡四排三缺一哥哥弟弟风里雨里等你,勃子哥也只是径自微微一笑迅速下线“困了,睡了”,只留一群昔日好友在直播间里抱头痛哭:夭寿啦!勃子哥早睡早起啦!


 


比如勃子哥再也不吃外卖,卤粉酸辣粉螺蛳粉都只是遗失的美好,取而代之的是勃子哥坐在炒芥兰三杯鸡水煮肉片大米饭中间傻笑的封面,标题为“家常菜太美味,一顿不停吃到饱!”一博弟弟的妈粉们泪流满面:感谢天感谢地我们宝宝子终于吃饱了!


 


再比如勃子哥拍摄角度也有了些微妙的变化,从盘腿在沙发边上吃得地毯桌子都是,到如今精致优雅坐在铺着桌布的餐桌边,甚至偶尔还对着镜头夹筷番茄递个鸡腿,让人疑窦丛生合理推测镜头对面还坐着个人。一博弟弟的女友粉们哭着咬手绢:夭寿啦!勃子哥有X生活啦!


 


不过一切的疑惑,都在勃子哥历史第二次的C站直播中被解开了。


 


王一博一边对着镜头吃着牛肉煎饼,一边照本宣科有气无力地读着弹幕:“勃子哥什么时候再杀一次鱼啊好想看”“勃子哥杀鱼视频被我循环无数次了什么时候再杀一次”。


搞得王一博疑惑极了:“你们是女的吗,怎么这么残忍?”


质疑无效,直播间人数越来越多,弹幕涌入更多的“求杀鱼”“勃子哥杀鱼粉报道”。


 


王一博皱眉:“不行,那个太血 腥了我不会弄,我最近刚学会做拍黄瓜,我做那个给你们看吧。”


直播间群众集体高 潮,弹幕刷起了一波小飞机大潜艇:“勃子哥杀黄瓜了杀黄瓜了!”


 


王一博无语,抓起手机往厨房走,谁知厨房里传来一阵锅铲碰撞和龙头流水声。正当直播间群众愣神之际,只听王一博嗲声嗲气向厨房喊:“战哥,他们非叫我杀黄瓜!”


直播镜头一转,映出一个正在利索“咔咔咔咔”切菜的年轻男性背影,那杆熟悉的绵绵杨柳腰,那件熟悉的藏青条纹围裙,那个熟悉的背影………


 


由于太过熟悉,群众们反而不敢说话:“是你吗赞赞子?”


 


肖战“啪”一下把菜刀插切菜板上,转过身,一张漂亮脸蛋袒露在镜头下,没好气道:“家里就一根黄瓜了留点东西吃别糟蹋了行不行?”


确认过眼神,的确是对的人。


 


直播间里妈粉女友粉西皮粉还有闻讯赶来的赞粉一通乱炸。


“他们只是朋友拒绝捆绑!”


“喝喝现在连吃播都开始麦麸了啊我是一博心机石锤!”


“喝喝上次那个vlog谁先麦麸的赞粉心里没有一点批数的嘛?”


“我们一博还是个宝宝啊你们给他拉郎的有心吗?”


 


王一博笑嘻嘻地,一句话掷地有声:“那好,那你今天下面给我吃。“


说完又补了句:“不要辣子不要花椒,要多加香菜多加醋。”


 


随着那句“下面给我吃”,厨房寂静三秒,直播间空屏三秒。


 


肖战惊:“…………………………你最好告诉我你不是在直播。”


勃子笑:“是呀是呀是呀。”


观众怒:“…………………………md臭情侣!”


 


自此,勃赞党继不是小赞《猫崽崽狗崽崽喂食指南》vlog一战成名后再度蓬勃壮大,C站谁家西皮粉看了不得拱手喊一句“美帝美帝。”


 


但由此而来的就是让肖战极其头疼的一众黑粉。他是个极其随性平和的人,但只要是事关乎自己关乎王一博他就尤其激动,因此近日整天化身网络巡警带枪出巡,一见到黑子就英勇出征火速将其击毙。


 


王一博觉得在电脑前“噼噼啪啪”敲键盘龇牙咧嘴的肖战特别可爱,于是也凑过去看。他双手撑在肖战左右两侧电脑椅上,身子包围着自己男朋友,然后下巴颏放在肖战脑袋顶上,嗅他海飞丝洗发水的味道,嗯,跟自己的一样。


 


如果忽略肖战目露凶光嘀嘀咕咕“假的假的全是假的”这一因素,场面可以说是极其温馨。


 


——“我是一博联动营销号给自己买赞这件事还有谁不知道的吗,一个个都埋在鼓里。”


 


肖战怒从胆边声,手速飞快回怼:“你他妈八卦不你,你才买赞你全家都买赞,他钱都用来买头盔买滑板买乐高了没钱买广告!”


王一博提醒:“战哥,咱大可不必这么写实哈……”


 


——“我是一博就是小白脸才有这么多弱/智女粉啊,男色消费时代!”


 


肖战眼冒红光,持续输出:“狗屁!他除了长得帅还特别能吃!”


王一博再度弱弱地推推他:“战哥,留点面子嘛……”


 


肖战已经杀昏了头,再看到第三条黑评论,六个字触目惊心,恨意滔天。


 


——“我是一博 基 佬!”


 


这回肖战犹豫了,踌躇一下转身看自己小男友:“这我没法回啊,你本来就是嘛。”


王一博被他逗笑了,笑得清清浅浅,唇边两个小括号都带着宠。他忍不住亲一下还在冥思苦想怎么怼黑子的肖战,安慰道:“不要理他们啦。”


 


 


02 这福气给你要不要


 


 


肖战看眼手表, 11:15。


与此同时,微信无声地弹出条消息来。


 


——“老婆,肚肚饿。”


 


肖战眼皮一跳,按住抽搐的脑门,看看周围工位已经开始点外卖的同事,放下心来飞速回复。


 


“你他妈给我好好说话。”


那头可怜巴巴回五个字:“我想吃牛蛙。”


 


肖战叹口气回他:“哥老官人太多了,咱吃点不用排队的成不?”


王一博截个约号排队的图片给他,上头显示还有4个大桌,30分钟就到他。最近杭城哥老官大火,还有黄牛代排队的,王一博这样显然是大早上就取号预约了。


 


肖战被他逗笑了:“你这是蓄谋已久,还问我干嘛?”


王一博最近选修课学WTO经济法,明显背得头脑发昏:“咱家公平公正,根据大国一致原则,您有一票否决权,战哥说不吃就不吃。”


 


过了一会又发来一句:“不过这排队号可值钱呢,待会我把这号给程潇,坑她杯奶茶给你喝。”


肖战哭笑不得,回他:“吃,为什么不吃。”


王一博明显开心了:“我就下课了,一会来接你。”


 


隔壁产品组夏之光正拿着手机举给刘海宽看,他兴冲冲喊:“哥你看你看,陈都灵,漂不漂亮。”


刘海宽对美女哪能感什么兴趣,他忙着埋头理运营组提上来的需求,头也不抬回一句:“谁?”


 


夏之光索然无味把手机拿回来自顾自刷:“陈都灵呗。”


刘海宽听着感觉别扭,狐疑道:“啥?成都0?”


夏之光被他搞得莫名其妙:“你好老土,陈都灵都不知道。”


刘海宽自尊心受损,有点生气:“你们这些年轻人,什么成都0成都1的,老子还重庆0,”说完把自己逗笑了:“重庆0不是肖战吗?”


 


刘海宽说完笑个不停,笑完事了抬头看见夏之光一脸怜悯地看着自己,不禁背脊毛毛的:“……你、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夏之光沉默着点了点他背后,道:“重庆0在你背后。”


 


刘海宽大惊失色,猛一回头,肖战阴恻恻抱着手站在他背后,手上提着个公文包:“本宫来迟了,好生热闹啊!”


 


夏之光立刻上前,抓住肖战胳膊,忠心耿耿道:“肖贵妃吉祥!这里有个狂徒在这里血口喷人对您出言不逊!”


肖战哼哼冷笑:“翠果,替本宫打烂他的嘴!”


夏之光抱拳:“嗻!”


 


一时间血溅三尺,场面一度十分惨烈。


 


肖战拍拍手拎起包要走,白了一眼刘海宽:“本来想带你和小朱一起去吃哥老官的。”


刘海宽听到哥老官眼睛就亮了,把需求表丢给夏之光,拎起包追上肖战,笑眯眯地:“你说巧不巧,小朱今天中午正好下班早。”


 


肖战任他跟着,不鸟他。


刘海宽想吃哥老官好几天了,和小朱每次下班再去取号都得排个老半天,无奈作罢。于是羡慕道:“小王提前去取号了?”


 


肖战按下电梯下行键,骄傲地甩他一眼:“咋个。”


刘海宽为了哥老官脸都不要了,拼命给他鼓掌:“您男朋友真棒!肖贵妃,你的福气还在后头呢!”


 


说完刘海宽又自顾自开始笑,肖战被他笑得浑身不自在:“有啥好笑的?”


刘海宽等进了电梯才敢说话,他似笑非笑扫一眼肖战屁/股:“你福气倒真是在‘后头’。”


 


肖战一脚给他踢过去:“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啊!!”


刘海宽狂笑躲到电梯间角落:“不敢要不敢要!”


 


 


03 尹组长其人


 


俩人刚走到楼下,迎面撞见公司IT组尹组长了,便打个招呼一道走出去。


 


肖战远远就看见泊在门口那辆迈巴赫,王一博穿着白衣黑裤倚在车边,不禁心情大好。碍于尹组长在边上又不好意思显得太开心,只是加快脚步往那个方向走。


 


没想到肖战是憋着了,身边的人倒是没忍住,穿着西装拎着普拉达手包的尹组长一看见王一博便惊喜地嗷一嗓子:“欧豆豆!”


 


王一博那边也眼睛一亮:“阿尼给!”


两人对视良久,相拥而泣。


 


刘海宽凑过来,悄悄问肖战:“没想到这尹组长也是个弯的啊?”


肖战戒备地瞟他一眼:“这你都看得出来啊?”


刘海宽一脸惊奇:“这不你男朋友叫的吗,阿尼gay。”


肖战白眼翻到天灵盖:“你有没有文化啊?日本话,人家霓虹金都这样叫哥哥的。”


 


刘海宽仍然半信半疑,不过他的疑惑很快得到了解答。


 


迈巴赫载着一车五人平缓地行驶在路上。


 


当王一博摸着肖战的手解释“尹正哥是高中带我一起骑摩托车的大哥”时,尹组长兴致盎然地探头:“一博,你和小肖关系真好,跟亲兄弟似的!”


当小朱靠在刘海宽怀里的时候,尹组长抚掌感叹:“小刘你和小朱真是情同手足!”


 


刘海宽看着尹组长欲言又止,天啊,世界上还有比尹组长的性向更直的东西吗?


 


但当尹组长看到他亲爱的欧豆豆,在红绿灯间隙倾身啄了下副驾驶座“亲兄弟”的脸颊时,这才感觉不对劲,结果身旁又传来小朱含羞带怯一声“老公,饿饿”。


 


尹组长面色巨变,脱口而出一句:“你们这是七形的爱啊!”


 


一车其余四人视线瞬间聚焦在他身上,就连还在开车的王一博都透过后视镜淡淡打量他一下,眼神中含着冰冷的恨意。


尹组长突然发现他的处境极其不妙:这一车五个人里头,按数量来说,一打四,他自己才他妈是性少数群体啊!


 


尹组长反应过来,连忙举手大喊:“撑直男,反歧视!Love& Peace!Why gay kill!”


其余四人这才收回视线各干各的,尹组长流下劫后余生的热泪,简直要给自己册封LGBT大使:他为什么要跟四个基佬一起出来吃饭啦!


 


 


04 花呗


 


 


在哥老官坐下,王一博先帮肖战把油碟调好,再兴致勃勃给自己调了半碗麻酱掺半碗香菜。尝一口,又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于是眼睛在桌子上寻寻觅觅,恍然大悟:啊,可不是么,缺了另外半碗香菜。


肖战一边玩手机一边看着他好笑:“你干嘛不直接吃香菜啊!”


 


王一博得意洋洋说:“那你觉得辣子鸡里的辣椒好吃为什么不直接吃辣椒?”


肖战无语:“王一博你一个不能吃辣的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辣子鸡,给我好好吃鸡吧!”


刘海宽猝不及防被豆浆呛了一口,怒道:“流氓!”


 


肖战懒得理他,自顾自刷微博,看了看时间,突然拿起一边的湿毛巾擦手,再从包里拿出护手霜开始涂抹,大有沐浴焚香的仪式感。


 


小朱好奇道:“战战你干什么呀?”


肖战颇神秘地伸出食指抵在唇边,“嘘”示意噤声。


 


所有人的眼睛都集中在肖战摆在桌面的手机上。


肖战手机突然开始震动。


 


王一博冷着脸抢过,按开免提键,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阿尼哟,恰给呀~”(韩语:你好,亲爱的~)


王一博皱眉,一下按掉来电,“啪”一声把手机摔在桌上,其余三人面面相觑。


 


肖战心疼地把手机捧过来,气愤地看着沉着脸的王一博:“你干嘛呀?”


王一博紧紧皱着眉:“你不和我解释一下?”


肖战莫名其妙反问道:“解释什么?”


 


话音未落,那个号码又接连打过来,王一博面色越来越黑,一连按掉了三次,那头始终坚持不懈。王一博终于忍不住爆发,第四次来电时候终于滑开了接听键:“老子是肖战男朋友有什么事直接和我说!”


 


电话那头传来和刚才一模一样语调语气的男声:“阿尼哟,恰给呀~”


正当王一博察觉出什么不对劲的时候,那头操着一股浓重泡菜味的蹩脚中文继续说道:“我系五四勋~介个月花呗该还咯!撒浪嘿呦~”


 


“滴、滴、滴——”


 


电话那头挂了,王一博久久无语。


 


刘海宽咳一声,尴尬笑笑道:“哈、哈哈,花呗付费来电嘛我知道,阿战好潮哦……”


没等他说完,王一博就痛苦地用手捂住脸:“肖战啊。”


肖战自知理亏,凑过去抱他:“怎么了呀……”


王一博问:“你竟然花钱让别的男人催你还钱?”


肖战有点心虚地回嘴:“有什么问题嘛……”


王一博心累,一把推开他:“没事,挺感人的。”


 


尹组长终于当了一把和事佬,拍拍弟媳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年轻人要珍惜眼前人啊,我们一博年轻的时候也被人家说是鹤南小54呢。”


肖战连忙点点头,继续抱着王一博胳膊撒娇:“你看,你都是挂过吴世勋电话的人了!”


 


见王一博不理他,肖战只好继续哄:“我把这个付费关了,以后你打电话催我还花呗好不好?”


 


一个月后,肖战在睡梦中被人摸醒,鹤南吴世勋两腿间硬邦邦一大包顶着自己身后。还没反应过来,王一博嗲声嗲气声音就在耳边轰然炸开。


 


“Yo,Honey~起床还花呗了!!!”


 


肖战刚醒转就被人干/ 得眼冒金星泪流满面:王一博公报私仇、公报私仇啊!


 


 


05 小手拉大手,一起郊游


 




秋高气爽,正是郊游的好天气。


 


刘海宽和小朱一个东百人,一个海南人,刚来杭城不久,想自驾去千岛湖,露天整点小烧烤,再搞个鱼头汤,划划船看山看水,岂不妙哉。两个人去没意思,于是就来王一博家里死缠烂打,终于说动了死宅肖战,顺便还叫上了尹组长。尹组长怕自己直得孤独,拉来了IT组新同事谷嘉诚。


 


于是六个大男人齐聚一堂其乐融融,拿着手机小学生似的看旅游攻略。


 


刘海宽第一个举手:“我想去游泳!”


王一博也跟着举手:“我想去冲浪!”


被小朱迅速回绝:“大哥我们去千岛湖不是加利福尼亚海滩。”


 


刘海宽继续沉思:“那泡温泉也行吧。”


王一博翻翻手机:“跳水也不是不行。”


 


肖战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们能不能想一点穿衣服的活动?”


 


娱乐项目的事儿先摆到一边,尹组长务实地琢磨起用车问题:“我们开谁的车啊?”


 


王一博正抓着坚果后脖颈,让肖战给小猫剪指甲,闻言抬头道:“开我的吧。”


刘海宽一脸无语:“弟,迈巴赫装烧烤架,迈巴赫也会哭的。”


尹组长跟着道:“迈巴赫装不下六个人吧?”


 


王一博觉得有道理,等肖战给坚果剪完最后一个爪爪的指甲,就松手放开,让肖战抱着坚果。再打开自己手机的相册,从上到下翻:“那让我看看还有啥车,给我忘了。”


刘海宽愣住:“这个相册里头都是你的车啊?”


王一博冷静道:“也有我爸的。”


 


刘海宽紧紧抓住肖战的手,泪眼朦胧道:“姐姐,皇上缺1吗,做0也可以。”


后获得肖战小朱二人一人一个爆锤,遂安分。


 


虽说没去挺远的地方,但真到了自驾这几天,大家也挺兴奋。


 


出来玩第一天,刘海宽一米八几的人为老不尊套了件粉色外套,获得肖战秋风扫落叶一般讽刺:“粉色娇嫩,你今年几岁了?”


说得刘海宽火冒三丈,把衣服脱下来,递给坐在一边跟着笑的王一博:“你别笑,叫你男朋友穿也好不到哪去。”


 


没想到王一博巴掌脸冷白皮,穿件大一码的粉色夹克,像出来拍杂志封面的平面模特。


刘海宽怒道“妈的还挺好看”,气得衣服都没要回来,拉着小朱两人单独出去玩了。


 


而谷嘉诚这边,作为一个懵懂直男,素来不问世事,此次出来玩单纯就是陪组长。


但他看到王一博旅游了还随身携带的高配耳机和游戏本以后,不禁肃然起敬、一见如故:这就是男人,男人中的男人!


 


男人的浪漫就是并肩作战一起开黑,王一博这头给谷嘉诚发来语音:“我老婆走了我老婆走了来开黑来开黑。”


谷嘉诚热泪盈眶,这是多么高尚的游戏情操,于是立刻回语音过去:“速来速来,是兄弟就来砍我!”


 


二人一个趁组长出去吃鱼头,一个趁男朋友出去买零食,里应外合沆瀣一气,在召唤师峡谷中大杀四方,谷嘉诚眼含热泪,在胜利的号角声中紧紧握住王一博的手相见恨晚:“兄弟这一波耐思,除了我亲弟弟,你就是我第二个弟弟!”


王一博也十分感动,拍拍他的手道:“虽然但是,做二弟倒是大可不必!”


 


两人打得正酣,谷嘉诚的房间门“啪啪”被敲得震天响,打开一看,拎着袋零食的肖战怒气冲冲站在门外。


 


肖战心里委屈:好不容易出来玩一次,你还打游戏!


王一博也委屈:我忍着几天没打游戏了,你还骂我!


 


两个人吵起架来都极其幼稚。


肖战盘腿坐在床上,一边抠手一边生闷气,一双眼时不时瞟着王一博等人家来哄他。


王一博则装得十分豁达叫谷嘉诚“再开一把”,然后似乎毫不在意地选角色打游戏。


只有谷嘉诚里外不是人在那里默默无语:王一博你打游戏就打游戏眼睛看屏幕好不好,眼睛都到别人身上面去啦!


 


终于,在王一博发挥失常连送三个人头之后,谷嘉诚忍无可忍一摔鼠标:“靠你俩别吵了,闹不闹心啊?要不打一炮解决吧!”


 


What a good idea! 


肖战应声恶狠狠站起来,抓着王一博后衣领把他拽到自己身边,二话不说亲上去,获得王一博愈发气势汹汹的回吻,一只手就把肖战圈在门板上亲得啧啧作响。


 


空留谷子哥独处空房,目送二人干柴烈火离去的背影,尔康手凝固在半空中:等等,我没让你们真的打…………


 


 


06美妆博主初体验


 






年末,各大C站up主都开始想方设法搞噱头艹播放量。王一博和肖战这种有本职工作的倒是佛系,但还是被老朋友程潇好说歹说拐去做美妆直播了,两杯喜茶的代价。


 


刘海宽和小朱的周末于是突然清净了下来。


 


刘海宽一边心不在焉打游戏一边问小朱:“肖战干嘛去了?”


小朱点掉对面一个塔:“和他老公直播去了。”


刘海宽叹气道:“生活不易,基佬卖艺。”


小朱头也不抬地:“死基佬,专心走位。”


 


刘海宽还在那边惆怅:“儿子谈恋爱以后,找我们的频率明显少了。”


小朱莫名其妙:“有男朋友还找我们干嘛,是能生儿子吗?”


刘海宽宛如留守老人一般喟叹:“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


小朱语气凉凉提醒:“孩他妈,你塔掉了。”


 


这边,王一博肖战二人则颇有兴趣地坐在程潇那个拥挤的美妆直播间,这个口红摸摸,那个粉饼看看。


 


程潇今天打扮得漂漂亮亮,对着镜头风情万种撩一撩头发:“所有女生看这里!今天潇潇给姐妹们请来C站最火的两位帅哥——我是一博,和不是小赞!”


 


王一博刚旋开一只子弹头口红在那边研究,突然被程潇cue到,条件反射把口红盖子直接盖上。惊得程潇眼睛一个瞪三个大,说话声音都颤抖了:“你你你你住手。”


 


王一博懵懵懂懂地再次打开盖子,程潇看着盖子里零落成泥碾作尘的那根chili,两眼一抹黑。


肖战则凑到旁边,看着王一博有点心虚的包子脸,觉得小男朋友真是太可爱了。


 


程潇调整一下呼吸,重新挂起笑脸,对王一博说:“来我给你化个妆呗。”


王一博满脸拒绝:“男孩子化妆好娘。”


 


肖战看程潇满桌子的大刷小刷大盘小盘很感兴趣,笑着说:“我也想画!”


王一博立马来了精神:“来啊来啊战哥给我画给我画。”


程潇气个半死:您有事么??


 


无奈他俩化妆在直播间呼声反倒很高,程潇倒也乐得清闲,给肖战指哪个是粉底液哪个是高光盘,兴致勃勃指挥他给王一博化妆。


 


王一博年轻,皮肤好得不用打光不用遮瑕,肖战那把刷子在他脸上乱糊也没事。朝夕相处这么久,此时两个人离得这么近,互相吐息的热气喷在彼此脸颊上,肖战竟然还是觉得有些害羞。


 


王一博看出他的不自在,笑着说:“你手为什么抖?”


肖战红着脸抬眼瞪他,桃花眼水光潋滟:“怪就怪一博老师太帅了。”


王一博笑眯眯地看他:“小赞老师谬赞了,我没您这么上镜。”


肖战手扒拉在王一博脸上,一边小心翼翼给他刷睫毛一边说:“哪有哪有,王老师的睫毛粒粒分明,脸还这么小。”


 


程潇绝望地捂住脸:“上辈子吃你们家大米这辈子请你们来我这直播。”


 


不过直播效果出乎意料,不光是程潇,就连俩口子粉丝也涨得不少。程潇拿手机给王一博看,王一博满意地点点头:“嗯很棒,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


 


程潇最近也迷上街头文化,于是开口便道:“我想要你那个新滑板。”


王一博头也不抬:“不给。”


程潇又道:“那我想要肖战微信,他好帅。”


王一博当机立断:“你想要我那块狮子板还是要那块敦煌的?”


 


 


07 野生博母




 


C站一年一度的次元盛会又要开办了,今年的宣传海报C位破天荒给了美食区。勃子哥赞赞子两张英俊脸庞尤为显眼。没有办法,帅,就是这个成人世界无往不利的残酷法宝。


 


肖战从来为人谨慎,因此被主持人cue要上台和王一博玩安全之吻的时候十分尴尬。


结束下台时,他和主持人交头接耳:“你们现在连这个都可以播?”


主持人一脸老道:“可以可以,你们这样很容易得金马奖的。”


金马你个头!


 


虽然节目效果很好,但肖战还是有些不自在。他是不喜欢在公众场合秀恩爱的,可是王一博似乎很享受的样子,于是他也只好一脸郁闷坐在旁边生闷气。


 


王一博看出他不高兴,凑过去偷偷跟他咬耳朵:“宝宝怎么啦?”


肖战委屈脸:“我不喜欢这样。”


王一博心不在焉摸他西装袖子上的流苏:“我喜欢。”


肖战把流苏从小朋友手里扯出来:“搞不懂你为什么喜欢!”


 


王一博笑眯眯地指肖战:“谢娜。”


然后指一指自己:“张杰。”


最后总结:“娜样纯杰的爱情。”


 


肖战终于还是被他逗笑了,笑着打他:“纯洁你个头!”


 


最后主办方还搞了个签名会,买C站up主周边就能排队拿亲笔签名。


 


候场的时候肖战换了身便装,想出去透口气,便在场馆外找了个位置坐着。没成想坐到了粉丝区,周围坐了一圈王一博妈粉,叽里呱啦在那里一边交换图片,一边攀比彼此对于儿子的爱意。


 


粉丝A:儿子包子脸好可爱哦,我感觉我涨奶了!


粉丝B:儿子小括号太萌啦,我看着要排卵了!


粉丝C:儿子嘟嘟嘴还是粉的,我感觉自己还在坐月子!


 


肖战听着有趣,默默插了一句:“我时常觉得他还在我的肚子里。”


粉丝ABC被突然参与话题的不知名男粉逗得大笑:“咦惹~你好恶心~”


肖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当晚,肖战把这事说给王一博听,王一博神秘一笑,遂让肖战货真价实感受了一下自己是怎么在他肚子里的。


 


 


08 关于吵架的种种情趣


 




说实话,王一博和肖战还是常常吵架的。这个月刚过二十天,就吵了一次半了。


 


一次是因为王一博又把榴莲放冰箱,把肖战辛辛苦苦剥的龙虾肉都串味了。


 


“说了三遍榴莲不能放冰箱你还放”,肖战心想,“那我说三遍不要出去找别人,你不是不也不会听我的?”


总之爱情就是这样,会把大差距化小让年龄性别都化作世俗偏见,也会把小矛盾扩大根根变成切肤之刺。


此次矛盾在21小时零3分后,以王一博冲到刘海宽家把肖战扛回告终。


 


另外半次是因为肖战发起床气,失手打翻了王一博大清早开了两个街区买的虾肉馄饨。


两人谁也不理谁了十分钟后,石头剪子布决出谁从床上起来取外卖,彼此都忘记正在吵架的事实,因此姑且只能算半次吵架。


 


因此现在这次吵架,已经历时35小时18分钟,堪称二人吵的历史最长一次架,可见事态之严峻。


 


王一博插着口袋晃悠在深夜的街头,抬头看家里的窗还亮着灯,肖战也还没睡。


他在等自己回家吗?王一博想。


不可能,他迅速摇摇头,自己摔门走的时候还隐约能看到那人眼睛里的泪光。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肖战这么生气。


 


好嘛,气到摔碗砸东西的确是自己不对,那不是因为喝酒了吗?王一博这里又开始难过,掏出手机点开肖战的微信头像噼里啪啦开始打字。


 


——这件事我们都有错不是吗?


——你不能这么骂我,你那么骂我我肯定生气,我一生气我就控制不住我自己。


 


想到肖战回来那天,看着自己空白的课程论文和满桌的啤酒罐时铁青的脸,和冷冰冰的那句“我他妈就不应该信你”,王一博眼睛就要红了,于是揉揉鼻子继续打字。


 


——你出差两天,怕打扰你工作也不敢每天打电话给你,想你想的都不能认真写作业。


——我一个人在家怎么就不能叫朋友来喝酒了,明明也什么都没干的。


——你出去了,坚果只听你一个人的话,还挠我。我想换被套她就在中间穿来穿去,搞得我这两天都睡得没有被套的被子。我这么可怜你还怪我!


 


王一博越写越委屈,他早上从家里跑出来时只穿了一件单外套,这时候才感觉出来冷。鼻头在深秋的寒夜里冻得红通通的。


肖战都不出来找我!王一博看着自己打的一大段话,又觉得别扭极了,觉得绝对不能先低头,于是一键把那段话都通通删掉。


 


正生着气,手机来电就响了,他满怀期待一看,来人却是程潇。


 


王一博希望落了个空,有气无力接了电话:“喂有事说事没事我就挂了啊小爷现在心情不好……”


程潇声音跟连珠炮弹似地打断他:“王一博你牛批啊,我跟你说你是我们班第一个交论文的,你跟我讲讲你第一章那个系数是怎么取的呀?”


 


王一博一脸疑惑,想到了他那篇一个字没动的课程论文:“你说统计学那篇,想啥呢我一个字没写呢。”


——准确来说,写了“目录”俩字。


 


程潇那头毫不留情地:“别给我装了,我可是课代表好吧。刚肖战帮你交到我这儿了。你说你这人怎么交个作业也要人家帮忙啊……”


王一博几乎是急切地打断他,声音又凶又狠:“你说肖战帮我交的?”


程潇被王一博吓了一跳,声音都弱了半截:“……是啊,咋了你们……”


 


王一博抬头看十二楼那盏仍然亮着的暖黄的灯,深深叹口气:“不是我写的。”


程潇电话那头梗了一下,沉默了好一会,鬼哭狼嚎对王一博吼道:“我曹尼玛这踏马也太溺爱了吧!”


 


王一博迅速挂断电话,三下五除二转身往家冲。


 


一打开家门,却迎头撞上一个柔软怀抱,肖战愣愣看着他,手里攥着件王一博常穿的厚厚的黑大衣,显然刚打算出门。


一看到门外站着的王一博,肖战眼睛迅速红了,恶狠狠地把那件大衣往王一博身上一砸:“你离家出走都不穿件厚衣服啊你,王一博你咋那么能耐呢!”


 


王一博二话不说,隔着那件大衣,用力抱住肖战气到颤抖的身子,小小声地说:“对不起、对不起……”


 


而二人背后的客厅里,刘海宽正和小朱翘着脚看小时代。


看到二人在玄关处抱着又哭又笑的,刘海宽深情朗诵小时代旁白:“就在这一刻,肖·南·战·湘就撞入了一个带着Dolce&Gabbana香味的怀抱。”


 


小朱拍拍他胳膊提醒:“杜嘉班纳辱华,你给肖战换一个怀抱。”


刘海宽沉思一会:“好吧,就在那一个——”


肖战怒吼:“你们俩麻溜地,现在就从我家滚粗克!”


 


王一博笑出声,亲亲他的头发。


 


 


如是当空一轮朦胧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如此甚好,甚好。


 


 -END-


-------------------------


 


 


文末驴叫:


 


也写了有几篇博肖嘞,驴私心最喜欢《饮食男男》。不仅是因为本质i土,也不仅是因为喜欢写宝子吃饭。而是因为我总觉得,在某个平行世界里,王一宝和赞赞子就跟普通小情侣一样,三两损友,工作生活,形影不离、拌嘴吵架、玩玩闹闹、快快乐乐,充满了烟火气。


 


投射了这文名字的初衷,饮食男男。两个男人这么吃吃喝喝,就是地久天长了。(这么一说显得我很文艺的样子!)


 


他们不散,这个系列也会一直一直写下去,这么一想真有盼头呀,小俩口真好~



评论

热度(19697)